媒體矩陣
影像 眼界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大學習

您的位置:影像 眼界>
2020-01-27 15:57:55來源:福建衛生報、福建日報等
這是1月25日晚國家衛健委要求我省組派醫療隊援助湖北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之后,短短24小時內即組建而成的醫療“精銳部隊”。

1月27日上午,我省首批醫療隊從福州出發,乘專機馳援湖北。

出征儀式現場,醫療隊員們不時輕聲交談,相互鼓勁,平靜中帶著一些興奮。這支醫療隊中,有20位90后,最年輕的1997年出生。

這是1月25日晚國家衛健委要求我省組派醫療隊援助湖北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之后,短短24小時內即組建而成的醫療“精銳部隊”。全隊共有135名醫務人員,均來自三級綜合醫院和承擔傳染病救治任務的傳染病專科醫院。醫療隊配有一位領隊和一位聯絡員,來自省衛健委機關。

醫療隊代表發言

記者從省衛健委獲悉,為全力支援湖北開展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醫療救治工作,我省共組派3批醫療隊(1批開展救治工作,另外2批待命)。今日出征的首批醫療隊伍中,分為普通患者救治醫療隊(75名,其中醫師30名、護理人員45名)和危重癥患者救治醫療隊(60名,其中醫師12名、護理人員48名)。

隊員宣誓

據了解,1月26日凌晨,在省衛健委發出緊急通知后數小時之內,來自省、市、縣三級醫療機構醫護人員紛紛主動請纓,首批醫療隊組建十分順利。目前,各級衛健行政部門已著手開展后續兩批待命醫療隊人員的選派工作,兩支醫療隊也將于近日完成組建,隨時準備出發。

原本是合家團圓的春節

他們卻選擇了告別家人

成為“最美逆行者”

“特殊時期,福建醫療隊伍真正做到了‘若有戰,召必回’,接下來,我們希望醫療隊員能來之能戰,戰之能勝!”福建援鄂醫療隊領隊、省衛健委人事處二級調研員寧永鑫說。

寧永鑫有28年的行伍背景,他說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

“此行省衛建委的任務有四個,一是服從國家衛建委的部署,二是與湖北省衛建委做好對接工作, 同時跟醫療隊員開展工作的醫院聯系溝通,最重要的是及時與福建省衛建委這個大后方反饋聯系,科學防護,科學救治,讓醫療隊員在保證自身安全的基礎上做好救治工作。我們希望第一批醫療隊就能圓滿完成任務。不需要再繼續征調。”寧永鑫說。

作為醫療隊隨行聯絡員,省衛健委醫政處主任科員林世丹也一直協調準備,忙到深夜。“出發前,我們已經根據7天的安排為醫療隊員發放了防護裝備和醫療物資。抵達武漢后,我們會根據具體情況,協調后方,做好醫護人員后勤保障工作。”

福建省立醫院

記者撥打了省立醫療隊隊長林璇的電話,響了很多聲,終于接通。可采訪進行不到一分鐘,一個緊急的電話打來,林璇只好暫時掛掉了電話。

過了很長時間,再次打通電話,她抱歉地說,出征前,要給人員做進一步培訓,還得準備充足的防護裝備,只能抽空簡單說上幾句。

疫情當前,醫院的感染防控顯得格外重要。作為醫院感染管理部的主任,同時也是國家級的感染科專家,對于武漢疫情的增援,林璇坦言,自己早已做好了隨時待命的狀態。

在過年前參加國家衛健委組織的一個全國督導會時,林璇就早早向國家衛健委工作人員提出申請,只要有需要,隨時出征。因此,早上接到醫院的征集號角,林璇毫不猶豫報上了自己的名字。她說:“雖然前方的疫情很嚴峻,但在目前的局勢下,我們沒有退路,只能勇敢地逆行,我有信心凱旋歸來。”

對于林璇的此次出征,同是醫療工作者的愛人特別支持,也特別理解。愛人是兒科醫生,每次有疫情,夫妻倆都是并肩作戰。這一次,他對林璇說的最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等你平安歸來。

得知媽媽要奔赴武漢的事,在外地上學而無法回家的孩子不放心地給林璇打了幾個電話,可林璇都沒有空接,因為下午她一直都在做出征前的準備。“孩子后來給我微信發了留言,我也沒空細看,大致意思就是為自己的父母感到光榮。”林璇笑著說。

“唯一瞞著的是我的父親,他90多歲了,我沒敢讓他知道,怕他擔心。”說完,林璇很抱歉地掛斷了電話,因為還有很多出發前的準備要完成。

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

這次,重癥醫學科副主任吳文偉被確定為福建協和醫院支援湖北第一批疫情防治醫療救助隊隊長。

吳文偉是福建省預防醫學會災難預防醫學分會委員,福建省突發公共事件小組成員,參加過汶川大地震的救援工作,經驗豐富。早上9點,他看到醫院征集援鄂,毫不猶豫地報了名。

“我的母校是同濟醫科大學,湖北有很多我的老師、朋友,這幾天早已時刻準備著,如果湖北需要我一定義不容辭支援。”吳文偉說。

吳文偉的妻子是福建協和醫院影像科技師何煒,很理解和支持丈夫的決定。這幾天,她也取消休假在福州待命,5歲的女兒留在老家。他們對女兒說:“爸爸媽媽要去打怪獸了,你要照顧好自己和爺爺奶奶,守好小家。”

1月26日晚9點,福建協和醫院新生兒重癥監護室護士長鄧海英剛到家,晚飯還沒吃。再過幾個小時,她就要出發前往武漢。

除夕當天傍晚,她匆匆趕回永安老家,陪家人吃了年夜飯。大年初一,她給父母做了早飯,敬了茶,臨近中午,就趕回科室值班。初二上午8點多,接到醫院征集醫護人員前往湖北馳援的消息,鄧海英報了名。下午開動員會,領物資,一直忙到晚上9點。

“媽媽,這個給你,你可以把它們分給湖北的病人。”懂事的大女兒知道媽媽要去湖北,把之前媽媽買的50多個口罩交給媽媽。小女兒班里的家長特意在微信上說,要把自己家里囤的口罩寄給她。“在這個特殊時刻,你為國家貢獻也是為我們老百姓貢獻,我們的心和你在一起。”

晚上9點半,鄰居來敲門。原來是隔壁的爺爺奶奶知道鄧海英明天要出發,特意做了一桌菜來給她踐行。走之前,像長輩對待即將出征的兒女一樣,奶奶緊緊地握住了鄧海英的手。

晚上10點,鄧海英收拾行李完畢。她帶了一大包成人紙尿褲,她說,脫穿防護服不方便,用紙尿褲會方便一些,還有一些壓縮餅干。她的手機仍在不停地響著,里面裝的是福建的親友、師長滿滿的囑托和祝福。

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

今年54歲的趙淑好是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此次出征隊員中年齡最大的一員,也是此次附一隊伍的“隊長”。身為附一醫院院感管理及疾控處副處長的他得知醫院號召,沒和家人商量,第一時間就去報名了。當他選上后和家人說起時,家人擔憂地直反對,可是趙淑好卻不答應,一遍遍做著家里人的工作。

“我是中共黨員,聽從黨的召喚,要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我同時是醫務人員,是主任醫師,是感控專家,我可以保護好自己,我有信心也有能力做好這件事。做好感染控制,才能有效的降低交叉感染。”終于家里人不得不同意讓他去。

“家里人不是醫生護士,他們不會理解醫務人員對患者的感情--醫生職業是神圣而又光榮的職業,救死扶傷是我們的天職。”趙淑好告訴記者,自從名單公布后,無數親朋好友都來關心他,讓他也感到很欣慰。“我們一定會平安歸來的!”

出發前夜,重癥科卓惠長在朋友圈寫下一段文字,記錄下出發前的一切:

今天是非常忙碌的一天。昨天傍晚剛從福州開車回長汀,和家人團聚,今天上午九點多,接到通知,要去武漢,下午四點已經在醫院的會議室開動員會了。有感而發,寫的一個朋友圈,沒想到得到了那么多好友的關心,心里很是暖暖的。領完物資,回到家已經七點,和老婆孩子簡單的開了一個家庭會議,交代了一下類似銀行卡密碼等事項。然后打包個人物品,仔細想了想,胡建人出征,怎么能少了茶葉呢?帶了一個功夫茶旅行套裝,收了30泡茶葉,每天喝一泡,喝完的時候大概就可以回家團聚了吧!十點鐘回到醫院,改了一本病歷,回復了一下,白天來不及回復的微信,忙碌而充實的一天結束了,準備迎接明天的挑戰吧!

福建中醫藥大學附屬人民醫院

在奔赴疫區的“集結號”吹響之前,感染疾病科詹建福副主任醫師已經主動請纓要前往疫區。在正式通知下達后,詹建福第一時間報了名。

他說:“我從事重癥醫學、重癥感染、心血管內科專業十幾年,專業對口,我去最合適。”當問及家里人的情況時,他輕描淡寫地說:“他們都支持的。”

中風,目前均在治療中。他愛人是高三班主任。家中有兩位年幼的孩子,年紀分別為6歲、1歲。

他父親說:“自古忠孝難以兩全,當前形勢,國家需要是老父親的驕傲。”他愛人說:“小家再克服不了的困難,也沒有國家困難重要。”

“爸爸,你要像機器人一樣武裝自己,保衛家園,勇者無敵!”12歲的兒子給肺病科林勁榕副主任醫師畫了一幅出征圖。

當記者問及短期內有什么放心不下時,林勁榕看了一眼科室兄弟姐妹辛苦建成的RICU,“這是我最擔心的地方。辛苦科里各位兄弟姐妹了,我們科本來過年危重病人就多,一直是超負荷狀態,我們馳援湖北,科里人員的負擔就更重了,心里挺過意不去的。”

抱了抱3歲的孩子,重癥醫學科骨干護士林曉婷不舍放下他,提起行李走出了家門。

寶貝,不是媽媽不想抱你,而是媽媽要去救治更多的人!

福建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二人民醫院

在2003年SARS期間,呼吸內科主任李希副主任醫師曾跟師于鐘南山,在他所在的廣州呼研所進修一年,曾面臨過SARS患者,有一定的臨床經驗,他說,“省二如果只要一個人上武漢,那就是我了。使命召喚,職責所在!”

從年前到大年初二連續上班的他,話語里透著疲憊但無比堅定。實際上,李希有后顧之憂。李希的家里有三位老人,母親主功脈夾層介入術剛做完就腦梗塞,老丈人結腸癌去年剛做了手術,丈母娘患有糖尿病;妻子工作也忙,孩子上初中,平時都是他輔導孩子的課業,他擔心自己走后,孩子是否自覺讀書。

“但是,孩子聽說我的決定后和我說,能夠自覺讀書,讓爸爸放心去武漢救助病人。我妻子和老人家也都重大家、輕小家,全力支持我。”大年初二中午一點結束門診的李希沒剩下多少與家人團聚的時間,他說,“心系疫情,再大的困難也要支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都是我的同胞,家人!”

李希準備的物品當中有個亮點——一包紙尿褲。他說,節省喝水、上廁所、換衣服的時間,盡可能救治病人。

福建省婦幼保健院

“深入疫區說不擔心是假的,但我相信做好個人防護,就不會有事。”在完成醫院早上的值班任務后,省婦幼檢驗科主管技師趙峰回家收拾了行李,也和家人報備了這件事。“他們都支持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但也叮囑我一定要做好防護,等我凱旋歸來。”

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

劉慧恒醫生8月才從甘肅省臨夏州支援歸來,這次行動,她沒有告訴家人,“怕她們擔心,只是臨走好好抱了抱女兒”。

廈門市第五醫院

此次有兩名護理人員加入首批武漢醫療隊。林豪俊是其中一位,他是97后,是這次醫療隊成員中最年輕的一位。“這回就是我實現自身價值的時候啦!這次,我一定要盡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林豪俊說。

泉州市醫護人員馳聘湖北

晉江市醫院

原先在感染科,去年6月份轉崗到體檢中心的護士林永華,是一個兩歲孩子的媽媽。

沒跟家里人商量,她自己就報了名,回家一說,全家人都不跟她說話了。

“其實很多人會問,家里人同意嗎?說實話,哪有誰的家人會同意,都是需要給他們做工作,告訴他們我們會保護好自己。家人只能理解再理解,我們做出了選擇,就沒有給他們太多選擇的余地了。”

還有許多許多的醫護人員

在接到通知的那一刻

就積極響應

請戰書上鮮紅的手印

是他們錚錚的誓言

在附一醫院消化內鏡中心

除了兩個醫護在哺乳期以外

所有人都要求請戰去前線

醫院收到了近千人的請戰書

在協和醫院

不少年輕隊員搶著“上戰場”

1個小時不到

就有100多位護理人員報名

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

醫生們紛紛響應

廈門大學附屬心血管病醫院重癥監護室(ICU)負責人王菊香

主動向院方提出前往抗擊疫情的第一線

醫護同仁們

紛紛在她的朋友圈留言

“把我也打包帶上,重癥的戰場我們能行!”

廈門市中醫院

醫院醫療骨干、黨員、年輕人紛紛響應號召

主動報名前往武漢支援

接到通知后

漳州市醫護人員踴躍報名

通知剛下半天

南平市第一醫院

就有85位名醫護人員志愿請命

福清市醫院這滿滿的紅手印

是鏗鏘的簽名,錚錚的誓言

我本良醫多壯志,為有疾苦救蒼生。

愿君早歸來,把酒共言歡!

一個都不能少

平安回來!!

福建日報記者:儲白珊、游慶輝、王毅,東南網記者:江茗茗,福建衛生報記者:林穎、劉偉芳、陳坤、周千藝、張鴻鵬、張帥、鄧劍云、游章友、廖小勇、鄭彩琳、林鵬

通訊員:寧宇(福建省立醫院)、林之櫻(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林鄭源(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吳蔚(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潘穎(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魏映雙(福建中醫藥大學附屬人民醫院)、童穎辰(福建中醫藥大學附屬人民醫院)、伍世軍(福建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二人民醫院)、林浩(省婦幼保健院)、張舒姍(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張舒姍(廈門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邱麗莎(廈門第五醫院)、陳丹紅(晉江市醫院)、張曉琴(南平市第一醫院)、何荔波(福清市醫院)

責任編輯:
泉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網原創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泉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泉州網歡迎各兄弟網站開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泉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被轉載網站、媒體、當事人若認為有侵權之處請來電告知,我們將及時處理。

③ 由于網絡的特殊性無法及時確認稿件作者并與作者取得聯系。為了保護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及時準確地向權利人支付作品使用費,請本網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權人直接與本網站聯系,商洽稿費支付事宜。對于使用時未及核實的權利人,可以向本網站提交權利人身份證明材料。 如需合法使用本網站發布的擁有完全版權的稿件,也請直接與本網站接洽。聯系電話:22500260,22500194。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黑红梅方王公式打法